常焕之

好诗文,好琴箫,好娇娘白面,好醉游万里山河。

金陵夜话【楚留香手游/武华bl】


⬜️武当×华山  he

⬜️写到最后发现两个人挺少女啊×

⬜️文风欢脱最后正经请注意避雷

⬜️4k+

01
十里画楼今尚在,六朝金粉付秦淮。

02
华山这个门派,有三个关键词。
  
 行侠仗义,气候特异,江湖卖艺。
  
于是在行侠也行不了夏天也不能收空调费弟子们三个人用一条裤子的江湖现状下,卖艺成了最好的赚钱选择。众多有志华山子弟纷纷加入,卖艺项目包括传统耍剑金顶跳楼云梦搞事以及在扫地僧前反复横跳大鹏展翅,可谓全面发展。
  
 华山子弟表示很骄傲。
  
怎么云梦都开发基佬快乐水洗浴服务,武当天天算卦教人打养生太极,暗香行踪不定专砍江湖骗子少林也卖祈福的小东西了,我们华山还不能搞点东西挣钱?
  
03
沧海其实也卖海带和咸鱼。
  ——百晓生《我没说过》 

04
于是在众名家弟子赚钱方式百花齐放羡煞旁人时,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华山看着自家秀恩爱的师兄师姐,惊奇地发现,已经到了七夕。平素插科打诨的情侣们也摒弃了打是亲骂是爱的传统相处模式,纷纷冒出了巨大的粉红泡泡。多得仿佛要将华山的积雪都融化。

咳咳,恋爱啊。

华山对这些感到很不理解,双手一背,金顶跳楼去也——他当然不是没事闲的蹦极玩心跳,摔成重伤爬来爬去的人总会引起旁人的注意,这样他就可以帮昨天看见的那小乞丐筹点钱了。

华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毕竟他也偷瓜偷鱼调戏姑娘。

他当然只是……看不得普通人受苦。
  
05
……出师未捷身先卡,长使英雄泪满襟。
  
06
华山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卡在金顶那华贵装饰的奇异缝隙里做出奇异的表情。

丢脸啊。

自己好歹是个老江湖了,什么偷瓜被抓调戏小孩被秒撞了扫地僧之后飞出去十八米远都经历过,哪里会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遭遇这种情况。

唉,真是历尽千帆,阴沟翻船。

他活动了下身子,费力地扭动了下腰,鬼畜的动作里充满挣脱桎梏的渴望,习武之人身子强健,也不至于在这里骨折受伤什么的,可眼看皓月初升,华山却是依旧卡在那里运动不得。

七夕时跳楼的人很少了,每个有情缘的人都成双成对去游山玩水参与活动,偌大的金顶剩他一人对月,莫名生出点孤寂和凄凉。

华山突然有点难过。

不过几秒钟之后他又为自己刚才的难过感到奇怪了。

为什么呢?

07  
耳边一阵风掠过。

轻功?

华山想转身,但最后屈服在了会将脖子十分惨烈地扭断的可能下,只能闭眼——这是在金顶吧——祈求无量天尊,这人千万要看到他,千万要救下他,而且,最重要的是,千万千万,别是他的仇家武当。

他俩在论剑时认识的,当时华山摔残了又开了个论剑,匹配到武当,武当看着他良久然后斩无极了他后来又追着他砍了七条街宛若疯魔,不结仇才怪。

要是武当过来了……呵,就凭他俩天天打架的“交情”,简直就是人间惨案。

身怀武功的人五感灵敏,华山听出来背后那人正在逐渐向他靠近着,引来些风声飒飒,落叶飘飘。只是动作带了些许犹豫,仿佛在救人的边缘试探。

“后面这位兄台!!!!好人一生平安!!救下我吧!”华山想了想,决定终结对方的试探,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万一真走了,他可能要在这里度过一个最最难忘最最销魂的七夕了。

一阵沉默。

连风声都没有。

然后华山感到,一双温热的手从背后揽住了他的腰。

08
原来金顶不仅能向下蹦极,还能向上飞天。
  
09
月色如水,夜空晴朗,万里无云。

他被仇家武当扛在肩上,眼睁睁地看他往金陵方向大飞特飞,白衣飘飘荡荡,宛如一块大白豆腐,而他十分僵硬地被扛着,估计发绳早就掉下来了,此刻应该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也许他还要感谢自己的鞋子十分争气,至少两只都在,嗯,目前都在。

华山眨了眨眼睛,感到自己的脑子可能要在这一幕下完美当机。

“你怎么在金顶?”一切的始作俑者突兀地开了口,声线十分平稳,好像觉得此时此刻扛人狂飞这事儿十分正常似的,比他在金顶把华山暴揍一顿还要正常不过了。

华山张了张嘴,最后冷静思考了下自己目前的处境,只是有气无力地来了句:“跳楼,挣钱,养大黄。”

“大黄是谁?”

“一条狗。”

“……”

10
其实跳楼那点钱根本养不起狗,也根本就没有大黄。

华山只是想借此表达下对武当的强烈不满。

但在这一路的倒霉旅程后他们总算安稳落地,华山也奇妙地避免了直接被抛尸荒野的命运,不过很显然,热热闹闹的金陵城,两个大活人从两万米高空着陆还是十分引人注目的,尤其是一个还衣衫不整地被扛在肩上拼命蹬腿,在七夕甜腻的氛围里,华山感觉到路人看他俩的眼神明显混杂了些其他的意味。

“……你放我下来。”华山已经破罐子破摔了,误会就误会吧,谁还没经历过呢。大不了明年找个姑娘到这来以证清白。

武当愣了愣,然后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

“拒绝。”

“????”

华山觉得自己脑壳有点疼,可能因为太冷了,冻的。
  
11
对坐三杯酒,灯火如昼,花满枝头。

这武当的脸在灯光下还是极为好看的,线条柔和,凤目明澈,似笑非笑地,让华山对那张男人的脸有点心生羡慕之意。你看,就凭这张脸,那酌酒的小姑娘还特地给他多加三分。

但说来说去这武当也挺可怜的,他一边痛饮一边想着,千里迢迢带他到金陵,原来只是因为七夕节没有人陪喝酒,当平素一本正经的脸浮现出央求的神色时,华山简直没忍心拒绝。

答应了,也就被放下来了。华山揉揉有点酸痛的腰,十分心痛地想着也许整个金陵都在传他的光辉事迹,作为反面案例告诉大家皮华是怎样作死成功的。

他又倒了杯酒,只有水声才能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两个仇敌在七夕时为了摆脱单身狗的痛楚开始对饮狂喝,这怎么看都能让人笑上个一年半载。

啊,这就是生活么。

华山心酸地灌下去一口酒,有些许从脖颈上滑了下去,一路延伸到衣襟的内里。

说来可笑,他只顾烈酒的滚烫醉人,当然没注意到武当对他同样滚烫却万分隐晦的一瞥。
  
12 
人喝醉了就喜欢胡思乱想。喝的越醉,想的越多。

华山已经醉成一滩烂泥了,倒在桌上用已经迟钝的大脑思考人生,努力地探究自己为什么芳龄已近二十五大关,却还是孤身一人无可牵挂,唯一一个比较熟的还是自己的仇敌这种鬼情况。

也许是他活该,穷鬼一个还随心而行,浪荡市井一身红尘气,看似志趣相投的人,实则与他大相径庭,如此,认识也就止于认识了,华山也不愿意非去较那个真。

太率性,也太俗,俗气里还非要带那么一丝傲气,简直讨人嫌的很。

他麻木地继续思考着,陡然间桌下了脚被人踩了一下。

“……干嘛!”华山反应了一会,再猛地抬起头,带着醉鬼才会有的放纵不羁,瞪着对面竟然还万分清醒的罪魁祸首。

“原来你没睡着啊。”武当打量了他良久,来了这么一句,“叫你陪我喝酒,你倒先醉了。”

华山怔了一会儿,眨眨眼,大力摇了摇头,说出了那句醉鬼标准答案:“去你的!我才没醉!”尾音稍稍上扬,竟是十分流畅地吐出这几个字——事关尊严,不能结巴。

武当见他那样,淡淡地笑了一下。

华山再次眨了眨眼。

……自己可能真的醉了。
  
13
既然是酒馆,就该有个打烊的时候。

老板娘扭着腰过来,手脚利落地收了桌上一大堆已经空空如也的酒罐子,同时还收了武当的一大堆银子,毫不留情地把他俩请了出去,“吱”地一声插上了门。

“两位客官,有空再来。”

武当蹙了蹙眉,然后十分熟练地扛起快要人事不省昏昏欲睡的华山。
  
14
华山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梦。

梦里面香烟袅袅,装饰颇为高雅的居所中备了简单的家具,有人引他上了榻,一身白衣,看不清面容,只觉得似是相识。

梦里那榻很软,比他平时睡的草垛柔软多了,他无意识地蹭了蹭,想要就此睡去——为什么梦里还会想着睡觉呢?可那人坐在榻边,摁住了他伸在床边的手,动作极小心地将手搁在自己的唇边——然后——荒唐——他感到一阵温热过来,弄得他全身发烫——那人吻了他的指节,如果他没有记错。

对方在说什么——稍微失了点血色的唇一张一合。

“我”

“第一次见你”

“你没看见我”

……可笑……为什么要说这些?他在做什么梦?

  
“你在帮助一个被老鸨劫走的姑娘……助她和母亲相见”

“我看你受了伤……用衣领遮住了……和别人谈笑的时候,一点都没提及……那对母女也转身就走了……一声感谢都没有”

他什么时候……啊,是了,好像是做过这件事……

“后来我一直在关注你”

“你一直都是这样……”

“没人会感谢你……他们只当是你的举手之劳……”

对方攥紧了他的手,华山也不知道,梦怎么会有微疼的感觉。

“后来……对不起……我追着你……你又把我当成仇敌了……”

“可我只是想……宁可让你和我天天约架,天天和我拌嘴,也不想让你再为那些人莫名其妙地受伤,为了给根本不会感谢你的人筹到钱而去跳金顶……”

“……”

“…………”

“………………”

  
“我喜欢你”

在这个“梦”结束的最后一刻,他听到了众多杂乱之声里,最清楚的音节。
  
 
15
天已大亮。

华山悠悠醒转,被洒进来的千丝万缕的阳光闪了下眼睛,愣了三秒之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别人的宅邸里。

……捋一捋昨天发生的事,华山不禁感叹武当是真有钱。

他也不慌,反正就是喝醉了而已,而他坚信武当这种一本正经做事的老干部也不至于坑害借机他,于是静悄悄下了床,摇了摇头努力把昨天的“梦”从脑子里扔出去,穿好了衣服,推开了寝屋的门。

然后他差点一屁股摔在地板上。

武当还是那身白衣,头发没有束起,散下来垂得很长,看起来十分仙风道骨——如果他手里没有端着个瓷碗里面还有个勺子的话。

两人各怀心事,相对无言。
  
16
华山:我靠靠靠怎么办啊他要干什么啊我要不要问他一下是我做梦还是真发生了不行这样我直男的形象直接崩塌了

武当:哦他醒了我应该问他要不要喝点醒酒汤我已经给他拿过来了昨天没找到今天才买的可我有点不太敢不知道他记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啊 他记得我怎么办他不记得我又该怎么办
  
17
两个傻蛋。
  ——看穿一切的不知名醒酒汤

18
最终竟然是武当先开了口。

“昨天晚上的事……是我失礼了。”

华山:????说好的梦?

假酒害人,真酒更害人。

他有点手足无措了,整个脸开始发烫,慌忙把头偏过去,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不知道如何回答。

“……没事,我……”

华山好不容易开了个头,又顿住了,只恨自己轻功没练到家不能直接瞬移回那温暖的自家门派,喝一碗热腾腾的胡辣汤。

“我……”

再次失败。

不对劲啊,自己一个直男,怎会如此开不了口?简直像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一样,丢死人了。

华山提了提气,努力张开嘴,感觉五官都僵硬了。

“好吧……我……”

憋了半天,憋不出来五个字,华山觉得自己怕是快完了。

“……抱歉,为难你了。”武当看起来竟是有点失落,低着头,眼睛盯着地板上不存在的裂缝,似乎有点十分违和的……委屈之感?
  
19
华山是个挺迟钝的人。

他察觉不出别人的,也察觉不出自己的。

他会认为自己一天到晚盼着武当到来是因为想和他打一架,也会认为自己的口齿伶俐莫名消失是因为对昨晚事情的震惊。

但他此时对自己的所谓仇恨的情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每一次。

每一次在他对某个人产生了好感——爱情或友情,他都会逃避,他以为他永远不会抓住。

所以他每一次,都没有争取的资格。
  
20
  这次呢?
  
21
“喂,那个,呃。”华山鼓起勇气开了口。

“我…………”

“我其实……挺喜欢和你切磋的。”

华山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已经要到情感表达的极限了。

“我也不知道我想和你成为好兄弟还是想和你拜堂……但我看到你就会挺开心的,除了你没有别人会来找我。”

除了你没有人会来找我。

因为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愿意被他们找。

“……昨天晚上我以为这是个梦……但我又觉得这是个好梦……因为……我最后听清了那句话……”华山觉得自己脸可能又红了,唉,管不了了。

“我很想和你一起喝酒一起走江湖,很想很想。”

“不带别人。”
 
22
于是他成功地看到面前的白豆腐变成了红豆腐。

“我昨天晚上……说了那句……”
红豆腐咬了咬下唇,狠狠心说了出来。
 
“可那时我们都醉了,我想在我们清醒的时候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

  “……不”

  
“我爱你”
  
  
23
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千金都不换,
只给心上人。
  
  

金陵偌大,我只给心上人。
  
  
  
  
  
  
      全文·完

   

 

    可能会有番外233333
  
  
  
 
  
 
  
  
 
  
  
  
  
  
  
  

评论(1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