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风月

若想要的没有到手,就请别放我自由。

楚留香手游/武华武/和亦/其他莫名其妙的cp

莫辨黑白◎壹「云梦×沧海/黑化/年下/师徒」

云梦  孤情×沧海  聂小霜
  GL/黑化/暗影×暗影/年下/
  以下↓↓↓
  
  
  死寂的一片林子。
  乌鸦栖息在老树上,叫得沙哑,没有哀伤,只有无尽的绝望与麻木。晦暗的月色打在细碎的落叶上,泛起零落的影。
  秋叶飘散,光河冷落。
  一位红衣少女缓缓收刀入鞘,杀气进怀,任凭寒风拂过她姣好的面容,嘴角还含着明媚如春光的笑。若不是脚下扭曲的血迹和破碎的尸体,当真像个未出阁的大户小姐,眼眸含春,在暖阳下,庭院里,正注视着自己的意中人。
  她看着那堆尸体,轻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页黄纸,盯着上面血一般的大大的“杀”,眼睛微眯,露出了有点鄙夷的神色。
  然后将那张纸撕成碎片,扬在那些人已经僵硬冰冷的面上。
  好似入殓。
  
  
  阳光正好。无云,无雨,无风。
  聂小霜将一双雪白的小脚浸在清透河水里,伸了个懒腰,咬了一口手中艳红的糖葫芦,舔了舔湿润的唇。
  此时她真的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而不是江湖暗影红榜上排名第八的聂小霜——作恶多端,手段毒辣,人头千金。
  此时她将糖葫芦放在一旁的草地上,看着水中正在冲她吐泡泡的红色小鱼,一蹬脚,吐了下舌头,扮个鬼脸。于是小鱼摆摆尾,奔散开来,弄得河水波光粼粼,涟漪四起。
  她咯咯笑起来,眼睛像龙渊的湖水一般清澈明亮。又用这双不知沾染过多少鲜血的小手,细细地将自己乌黑的发辨打散,再一点点捋顺下来,将发尾浸入河水,荡起几片耀眼的日光。
  
  【……那个……小妹妹?】
  !!!
  聂小霜一惊,翻身跃起,红衣翻飞、电光石火间利刃出鞘。
  她的眼神一瞬间冷了下来,像湖水凝成了冰又覆上了雪,鬼魅一样快而无形的刀直逼来人的脖颈,马上便要一剑封喉。
  【何人?!】
  【那……那个……云梦……】来人竟是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要比聂小霜微微高一点,柳眉杏眼,薄唇微抿,一袭绿衣,挎着一篮草药,温温柔柔的模样。只是被吓得脸色煞白,叫人看着都能心生点怜悯之心。
  【云梦……孤情。】
  聂小霜收住了刀势,脚尖一点,轻轻落地,冷冷地看着她。
  几乎没有什么武功。
  【哈,云梦的小姑娘。】
  孤情看上去快被吓傻了,怔怔地站在那里。小篮子也掉在了地上,草药撒了一地,乱七八糟的。聂小霜皱皱眉,蹲了下来,仔细看看那些被飞溅上泥土的奇形怪状的草,哼了一声。
  【年纪怪小,草药认得倒挺准。都是些稀罕玩意。】
  她见孤情愣了愣,然后一副奇怪的模样,好像对她那句【年纪怪小】十分疑惑似的,便不知道哪里来的耐心,可能是因为她早逝的母亲与这姑娘同门的缘故,将刀插在地上,抱着双臂倚着,一字一顿地解释起来。
  【听着,我比你大怎么也有十岁,只不过因为遭奸人暗算不再长大了而已。别用那眼光看我。】她冷笑着,简单地叙述那糟糕的原因。她才不愿意跟一个萍水相逢的弱者讲自己那个不愿提起的故事。
  【啊……抱,抱歉。】孤情低下了头。
  聂小霜心里一阵烦躁,也不理会她,只是自顾自地把玩着自己湿哒哒的头发,慢悠悠地用红带子将其绑好。【好了,我今天心情好,你走吧。】
  她等着孤情离开,可迟迟没有动静。
  那个姑娘还站在那里,好像在等待什么。
  一个问题,或是一个答复。
  切。
  
  
  
  
  
  TBC.
  

云沧真好吃呜呜呜呜
一个医者仁心,一个世事不问。
一个闭谷百年,一个困海千人。
一个心怀苍生观梦自戮
一个坚守正义天下己任
又或者是
各自叛了自己门派的“道”
医人者杀人,救城者屠城。
无法救赎愈陷愈深
唯有对方是唯一的星火
谁想最后业火燎原,再也无法收拾。
发出云沧的声音.ipg.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