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风月

若想要的没有到手,就请别放我自由。

楚留香手游/武华武/和亦/其他莫名其妙的cp

《折骨》◎贰[和亦/侠明侠]

  折骨◎贰
  
  呵冻提篱手未苏,满船凉月雪模糊。
  画家不懂渔家苦,好作寒江钓雪图。
  ——《渔家》明  孙承宗

这章是过渡章!没什么粮也不好玩 不敢打tag系列
侠明侠有!
  
  
  01
  冬天总是来的很早。
  金陵的雪比武当下的要大很多,洋洋洒洒,漫天鹅毛,让宋居亦莫名其妙地想到华山——他曾经去过几次,喝过那里的酒,是浑而烈的。
  那个生在极寒之地的门派,也是覆灭在这么一个大雪的日子。
  如今又是一年,新雪销骨,故人长绝。
  “阿亦!给客人端茶去!”茶馆老板一声尖锐的叫喊声把宋居亦从往事里硬生生拖出来,好像撕开旧伤口,结成的痂拖拉着,拽下去也不是,贴回去也不是。他只得连连点头,裹紧了身上单薄的旧衣衫,用手捧一壶温热的茶,低着头向靠窗桌子的两人走去,尽量把步子放慢。
   两个月。两个月了。
  他现在无名无姓,无牵无挂,无人知道他的出处,无人知道他曾经是武当掌门的亲传弟子,姓宋名居亦。他只是金陵某个茶馆里的差役,每月三十文钱。
  他默默地将茶壶放在覆了一层油污的桌子上,不敢正视客人的眼睛,又将头发往下放了放。
  这小茶馆地处偏僻,基本江湖人不会来此。宋居亦脸上又抹了一层烟灰, 配上他这一身寒酸至极的打扮,谁能认出他来才怪——
  那两人中的女孩子抬起了头。
  “宋居亦?”
  她轻轻说道。
  
  
  02
  “云梦一弟子堕入魔道——追随万圣阁少主出逃……是这样的?”
  郑居和不满地看着面前戴着黑色面具的手下,他真觉得这些人没有表情,没有喜怒,就像利刃一般,刀尖可杀人,刀柄却握在他人手中。
  “回吾主,确实如此。”那个“利刃”低下了头,“如今那个方思明,虽还是满手鲜血的魔头,却已经人人可得而诛之。”
  方思明……
  郑居和眸色微沉,挥了挥手,让他退下。于是阴暗而华丽的居所里,只剩他一人。半倚在高台上的雕花紫檀椅里,看不出喜怒。
  那个少侠,他曾经见过几次,无非是在金陵还是在江南擦肩而过的交情而已,看不出竟有这么大的能量——那么,叶澜,与万圣阁,孰者更强一些呢?还是说,少侠背叛了云梦,要与那方思明做什么“比翼双飞鸟”么?
  他莫名心生烦躁,涉及到人的情感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敢妄言。
  爱,希望,三月的桃花七月的酒,冬天的初雪落叶的秋。
  也许他从来都不曾懂。
  
  03
  茶馆老板娘脸色煞白地定在那里——那位云梦姑娘刚刚点了她的穴。方思明一袭黑袍,将一柄利刃横在她脖颈上,似乎下一秒就要翻转手腕,让她血溅当场。
  最终他放下了刀,将其放回了衣袖中。
  宋居亦看他们讲完之后——其实只有少侠在讲——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放倒了在场的唯一一个外人,不禁感叹这两个人真是迷之契合,不过他难得地没有吐槽一句,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不复当年模样。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少侠笑的眉眼弯弯,“倒是你,我一向不怎么关注江湖动态,现在逃出来了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
  宋居亦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接了句:“嗯……”他背后有点发凉,也许是因为方思明隐藏在袍子下的眼神,又也许是因为茶馆里真的太冷了。“其实……我也没有太了解,武当……后,我有几个月与江湖上断联了。”
  说完他就有点后悔,还好少侠并没有追问下去。她开始掰手指,一件件算,手指不够就把方思明的手拿过来,宋居亦不得不感慨男人要是恋爱了脾气会有那——么好。
  “嗯……首先是华山枯梅掌门叛变,对吧?”
  “然后……就是……”
  她一件件地说,没有人插嘴,少女清脆的声音在空荡的茶馆里回荡,荡出一室的凄凉。
  如今,江湖不见。
  

打tag实在太心虚了加一小段和亦段子!
武当日常系列
《折骨》背景下
↓↓↓

  早春的武当山,黄昏的日光斑驳在塔楼上,深黄与深蓝的琉璃瓦,堆砌出世人的信仰,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辉,翠树黄花越过被夕阳映得明黄的白玉栏杆,在郑居和眼前跳出明快的光影。
  他看见宋居亦站在那里发呆,白色的道袍衬得正在抽条的少年格外清瘦,灵活的黑色瞳仁转来转去,时不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笑起来,满是少年气在里头。
  当时他就想。
 
  其实什么都不干,就这样,也不错。
 
  至少当时,他还可以得到他的神一个笑容。
  
  
  
  
  
  
  
  

评论(6)

热度(34)